我的位置:首页基本情况》正文

京石高速换马甲再获22年收费权 免费仅有40天
发布日期:2019-11-15       来源:www.sczjz.com 浏览数量:699 
北京 - 石家庄高速公路“换马甲”收费仍然只有40天免费:高速收费不能停止?

11月22日,原北京至石家庄高速公路(现为G4京港澳高速公路北京 - 石家庄段,以下简称京石高速公路)的河北段将停止收费充电期限到期。但是,空闲时间只有40天。今年年底,在原北京至石家庄高速公路的路基上,“新北京 - 石家庄高速公路”将重新就业,并重新获得22年的收费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交通运输部官员说,“新京石高速公路”和“原北京 - 石家庄高速公路”已经是两条不同的高速公路,所以重新获得收费的权利呢不违反有关规定。

收费公路正在接近,另一条出路,强行扩建和重生,三个已知的网点都在到期费用之前。每一个决定都是艰难而痛苦的。每个决定也准备好了。受到关注。

三个嘴巴,充满了无法预测的人和事。

北京 - 石家庄高速公路河北段

免费只有40天

12月4日,位于河北省Zhu州市的原北京至石家庄高速公路仅在距离北京20公里的路段上可以到达,该路段很少通过车辆,但却充满了施工人员。

参与Zhu州服务区建设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新建的京石高速公路已经多次缩短。根据目前的计划,他们正在全力加班,以确保在年底之前开通交通。

根据公开数据,原北京至石家庄高速公路是河北省第一条自建,自建,自营的高速公路。从Zhu州到石家庄,全长221.2公里,贯穿河北省中部9个县市。建设于1987年3月开始,整条生产线于1993年11月开放。

原北京至石家庄高速公路批准的费用期限为1993年11月23日至2014年11月22日。根据21年前确定的运营规则,原北京至石家庄高速公路已正式停止收费。

但此次停止收费,所涉及的路段并非全程的221.2公里,因为京石高速已经于2013年10月8日正式断交施工。廊涿枢纽互通至新乐互通段的170余公里路程已经超过一年无法通车。只有临近石家庄的约30公里路程(双向通行)和临近北京的约20公里(出京单向通行)路程在此次免单范围之内。

尽管收费数额远不如听起来夸张,但这已经是我国高速公路发展史上罕见的“让利”行为。

2012年1月1日,连接上海市宝山区和嘉定区的沪嘉高速公路结束其收费历史,其16公里全线调整为城市快速路。这意味着沪嘉高速已经被上海市的公路系统“吃掉”,成为其市内交通的一部分。

但并非所有高速都能像沪嘉高速那样被幸运地“吃掉”,无法融入城市路网系统的高速公路到期后往往只能自己想办法。

日前,山东省政府给出的办法是直接延长高速公路收费期限。事实上,山东省的办法并非创新之举,江苏、新疆等许多省份都对省内到期高速公路做出了延长收费年限的决定。

而原京石高速对收费高速公路的结局给出了第三种可能。据了解,京石高速的免费通行期仅仅只有40天,原址重建的新京石高速预计将在今年年底通车。由于产生了新的贷款,需要继续靠收费还贷。

高速公路进化史

原京石高速停止收费前,河北省方面已经于2012年4月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取得了京港澳高速京石段改扩建工程的建设许可,并于2013年10月8日正式断交施工。

据河北省交通运输厅相关负责人介绍,获批正式名为“涿州(京冀界)至石家庄公路改扩建工程”的“新京石高速公路”,其性质为经营性收费公路,河北省政府已批准该项目通车后,重新获得了22年的收费权限。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负责京石高速公路的养护管理与收费运营的公司,名为河北冀星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冀星),其背后投资人为中远(香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远香港)。

据悉,中远香港于1994年8月成立,成立两年后,于1996年9月投资成立河北冀星,1997年11月河北冀星接管京石高速公路(河北段)。

而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原京石高速于1987年3月开工建设,1993年11月实现全线通车。彼时,中远香港及河北冀星均未成立。

一位资深交通从业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原京石高速在建设之初定性为政府还贷公路,但此后其属性转为了经营性公路。

据了解,政府还贷公路由政府交通主管部门为投资主体,资金来源为政府资本金、贷款或集资,收费用途为偿还贷款或集资本息;经营性公路则由国内外经济组织为投资主体,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和贷款为主,收费用途为收回投资并取得合理回报。

据上述资深交通从业人员介绍,改革开放之初,我国公路客运、货运数量均迅猛增长,但由于政府财力严重不足,全国公路总里程仅增长了5.9%。在“想致富先修路”的思想指引下,为了破除公路投资的“瓶颈”,1984年国务院提出了“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政策。

“咱们早期的高速公路都是政府还贷的高速公路,后来因为看到经营性公路有利可图,很多央企国企纷纷进入这个领域,把很多政府还贷公路变成了经营性公路。”上述资深交通从业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北京市人大代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财政税务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赵仑曾对北京市9条收费公路逐一进行实地考察,最终发现,北京9条收费公路没有政府还贷路,都是经营性公路,分别由3家公司经营管理,除一条道路的收费期为25年外,其余均为政府批准的30年。

在包括赵仑在内的民间人士推动下,2012年4月,交通运输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监察部、国务院纠风办联合叫停将政府还贷公路违规转让或划转成经营性公路。但遗憾的是,此后相关整改信息却难觅踪迹。

艰难的决定

随着第一批高速公路建成通车逐一超过20周年,收费高速公路将逐渐迎来收费大限。

山东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张传亭在今年7月26日与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一行的座谈会上表示,到2015年底,山东省收费期限达到或超过15年的政府还贷高速公路将达15个。

在这次座谈会上,拥有20多年山东省办公厅工作经验的“交通新人”张传亭,对另一位从山东走出来的“交通新人”说:“如果到期即停止收费,将会引发一系列问题和风险。”

事实上,在交通系统内部,关于收费高速公路的未来走向始终颇具争议。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交通运输部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高速公路所收的费用背后是一个庞大的体系。从人员上来说,公路养护、管理的人员,收费系统本身所牵扯的人员,数量是非常庞大的,削减这部分工作岗位可能引发很多连锁反应。”

但一位曾就职于原京石高速的收费员却并不这样认为,他说:“现在很多地方高速公路收费员这个岗位被看成是香饽饽,这个职业的从业者年龄大多在20到25岁之间,很多都是安排进来的,他们当然不愿意把它取消。”

对于收费高速公路收费到期后所面临的选择,上述交通运输部人士表示,“新京石高速和老京石高速实际上已经不是一条高速了,路况条件得到了改善,通行状况得到了改善,又确实有扩容的需求,因此大家不是完全接受不了。大家真正接受不了的是那些不明不白就延长年限的收费公路,这个问题现在看来的确很棘手。”

版权所有© 四川省交通厅公路水运质监网 | 备案: 蜀ICP备11014971号-1 | www.sczjz.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