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检测资质》正文

五部委通知 北京两高速收费明年应瘦身
发布日期:2019-11-23       来源:www.sczjz.com 浏览数量:1542 

自2003年以来,首都机场高速收费问题再次引起各界人士的质疑,再次被推到了前列。昨天(15日),《五部委叫停公路超期收费》报告发布后,许多专家学者认为,首都机场高速公路和京港澳高速公路应缩短收费时限,并在4月底降低收费标准明年应五部委的要求。

根据五部委发布的通知,“收费标准高,营业收入高,社会反思集中,按业务道路返还投资,收益合理,政府偿还贷款偿还贷款的收费公路”按时完成维护管理资金需求和降低收费标准的原则。“北京社会科学院管理研究所副所长石长奎,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庄认为首都机场高速公路和京港澳高速公路符合上述标准,已经清偿贷款并开始盈余。

三年前,国家审计署公布了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等四条高速公路后,王熙宗要求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部门公布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的收费信息。他说,由于政府信息尚未披露,北京仍有许多高速公路加班费。机场高速公路和京港澳高速公路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目前尚不清楚,公众并未意识到这一点。政府部门应该公布各种高速收费信息,以满足公众对公共服务设施的了解。”

石长奎说,机场高速公路,京港澳高速公路等加班费是对公共权利的侵犯。 “过去,为了快速建立高速公路网,我们采用了”贷款道路维修,道路维修和还款“,这种做法可以为公众所理解,但在贷款还清后,高速公路不能成为创收工具。“王锡庄还认为,从偿还贷款到经营性道路,高价公路的盈利链已经形成,后者反映了政府的选择,以及如何平衡利益和公益事业。他建议,对于进入维修期的高速公路,政府应根据当前的交通流量重新审批收费标准和收费标准,并“回归公共福利属性”。

[四个问题高速充电]

1为什么收费比美国贵?

作为一个公共服务设施,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许多高速公路不会非常便宜地收费或收费。为什么中国的高速充电标准很高?

施长奎:如果发达国家的公路基于纯粹的公共服务,那么中国的公路就是准公共服务设施,两者之间存在差异。中国的高速公路建设经历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 1984年,鉴于“政府财政资源有限,有效投资不足”,国务院提出了“贷款道路维修,还款”政策。应该说正是由于这种制度创新,它不仅仅依赖于政府的财政资源。只有在短短的20年内,中国才能建立覆盖全国的高速公路网。

然而,借钱建设道路必须给予投资回报。因此,当中国的高速开放时,它将澄清充电期,有些将持续30年。现在似乎当时签订的投资回报协议可能不公平,但由于政府信誉等考虑,收费机制仍需要实施。因此,中国为什么要高速充电,消费者应该先了解。

为什么偿还贷款的道路会改变?

还贷公路变为经营性公路之后,收费期限再次延长,额外收益远高于贷款。什么情况下可转为经营性公路?

施昌奎:当初融资修路时,公路性质是还贷公路,也是政府的工程项目。但是,公路投入使用一段时间,一般是10年左右,不少地区就将还贷公路转成了经营性公路,转交给公司负责运行。项目制由此变成了公司制。但项目制如何转为公司制?此前收费年限是续存,还是重新起算?贷款还清后,收费标准是不是该下调?对于这些细节,国家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这就出现了监管漏洞,也给一些企业留下了钻空子的空间。

此次五部委出台“整理高速超时收费”文件,目的就在于填补这个漏洞。

王锡锌:《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有简单约定,要求政府必须明示“转营”依据,而且经过听证等环节。可该规定推行时,各地高速比如北京的机场高速、京港澳高速、京藏高速等,早已实现了“转营”。

3 哪些高速应该降价?

从还贷公路转成了经营性公路,收费标准是不是也应该根据交通流量的变化作出调整?北京哪些高速该降价?

施昌奎:10年前的投资回报率测算标准,比如某条公路的小时交通流量,肯定跟目前不同。

经营性高速公路如何调整收费标准,五部委文件虽然有规定,但还是相对模糊。转成经营性高速重新计算收费期限、还清贷款仍按原标准收费,这是对公众利益的侵害,基于此,经营性高速管理还是应该上升到立法层面。

王锡锌:五部委的规定即便模糊,也具有可操作性,而且明确了整改时限——明年4月底。以北京为例,机场高速、京港澳高速的收费时限和收费年限,就应该在明年4月底前“瘦身”。至于京通快速路,规划了公交专用车道,收费标准应该调整,比如早晚高峰执行不同的收费标准。

4 新政能否推动减费?

2008年审计署曝光机场高速时也曾引发各界质疑,但迄今为止问题并没解决。新文件能有多大推动作用?

王锡锌:对于这四条高速公路,审计署和五部委的定性有区别。审计署的结论是,“不合理但是不违法”,因此虽然社会广泛质疑,但是机场高速收费还是具有合法性的。但五部委的文件,已经明确了超时收费高速的构成要件以及必须作出收费调整的经营性高速标准,据此,最起码,社会反响强烈的机场高速和京港澳高速应该降价、缩短收费年限。

从还贷公路转成经营性公路,这其实是一个政府观念问题。对于进入维修保养期的高速,是继续管理,还是转给第三方企业?北京跟其他政府选择的都是转交,背后是一个利益权衡的问题,转交后,自身无需投入人力物力和财力,还可以赚取高速公路的剩余价值。

版权所有© 四川省交通厅公路水运质监网 | 备案: 蜀ICP备11014971号-1 | www.sczjz.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