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质监动态》正文

云南:二级公路收费将取消贷款难还 首条BOT公路身陷两难
发布日期:2019-11-06       来源:www.sczjz.com 浏览数量:1066 

2006年12月28日,经过近三年的建设,云南省首条BOT高速公路投资3.53亿元,正式通车。

2007年1月23日,省政府批准了Miyi分部的二级道路通行费。在芦溪县与师宗县交界处设立利民收费站,在弥勒县设立了隆隆收费站。费用将于2月3日正式开始,收费时间为2031年7月1日。

2011年1月18日,交通运输部副部长翁孟勇表示,“未来将取消全程二级公路收费,但将逐步有序。”

在这样的背景下,三好道开始面临两难:不收费,如何收回庞大的建设资金?不允许收费,国家政策。

将道路从槽中推出以迫使车辆以低速通过是防止冲压的最后手段。

Miyan Road于2003年6月28日开工建设,于2006年12月28日开业,可以说是云南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条BOT公路。在修复高速公路之前,记者花了将近4个小时从开元到龙溪约140公里。然而,在修好道路后,驾驶时间缩短了将近一个半小时。

这条62.44公里的二级公路从弥勒县开始,经过芦溪县,终点在皖西和师宗的交界处。它是GZ40和G324之间的重要连接线。它也连接到红河州。曲靖市的主要通道。该公路由云南第二公路桥梁工程有限公司和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鲁达经贸有限公司组成,分别占80%和20%的股份,并成立了Miyu公路开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公司在芦溪县与师宗县交界处设立了利民收费站,在弥勒县设立了一个普隆收费站。收费期为2007年至2031年,共计25年。

根据收费标准,在李民收费站,收费里程从师宗县城到泸溪县城。其中,1吨以下的货车收费12元,10座以下的乘用车收费10元,12吨以上的货车收费66元。在亚普龙收费站,收费里程是从麦勒县到泸溪县的收费。一种车辆的收费为10元,八种车辆(12吨及以上)的最高收费为56元。

当资金用于管理和维护时,一群人需要花钱“喂”。

因为企业的生存和收益取决于这条道路。因此,从道路建设之初,企业的所有干部和员工都把这条道路的质量作为生命线。路桥第二公司总经理刘波向记者介绍说:如果公路建设质量得不到保障,那么未来收费可能甚至不足以维修。一旦道路以高质量修复,即使在收费期间可以再运行一年,每年也会节省大量的维护费用。

业内人士介绍,一条新修的公路,经过5年左右的运行就应该做封水处理,以防止雨水进入基层。如果不处理,雨水进入基层,经过车辆的不断碾轧,路面就会出现龟裂。如果还不处理,龟裂部分越碾越碎,最后形成大的坑塘。这时,公路就必须进行大修,所投入的经费和人力物力,就比进行封水处理高出很多倍。

最近,记者从蒙自到泸西县时,发现弥勒—泸西—师宗一段的二级公路,许多地方已经出现了龟裂。但60多公里的路面上没有养路工人在进行维护处理。而连接泸西县城通往昆明方向一段约4公里的路段,两端都被封死,泸西县交通局组织许多的施工机械对道路进行大修。

很多人提出疑问,泸西-弥勒-师宗路段的管养维修该谁来组织实施?是不是应该用收取的过路费进行养护?

拦路老虎 收费原来很艰难 冲卡闯卡时上演

丫普龙收费站站长刘建明切实体会到了什么是世界上最难的工作。他说:想象中的收费站工作就是“通行时交钱,交钱后放行”。天经地义,理所当然,那么简单。

但是,当弥泸师公路真正开始收费时,所有的人都体会到了它的艰难。客观上来说,弥泸师公路的两座收费站都不在泸西县境内,但泸西县却是这条公路的最大受益者,许多的车辆虽然在泸西境内通行无数次,但因为不经过收费站,也自然不用交钱。就是位于泸西县城南北两边的白水镇和舞街铺镇,即使通行了整条公路中的2/3路程也不用交费。但是,几乎每天都要从泸西到弥勒、开远、个旧的运煤车辆、客运车辆等,每个月却要增加大笔的过路费。而收费站周边的村寨,群众更是不愿意承担走了一小段路就要交出的通行费。于是,拒交、逃交、冲卡、强行抢卡的行为一天天增多,情况严重时,收费站甚至遭遇了近百人的打砸。

由于收费站已属于企业性质,自己并没有执法权,即使有人冲卡、闯卡也是无能为力,计算下来,收费第一年就亏损了1700万,第二年亏损了1500万元,第三年也亏损了1000多万。而在收费站内,被撞断、撞毁的栏杆堆成了好几大堆。

尴尬显现 收费减半路归政府 二级路收费将取消

2009年7月18日,省政府批复同意弥泸师公路为政府还贷公路。2010年1月1日,收费站开始减半收费。这样,丫普龙收费站就从原来每天可以收到4万元,一下子降到了每天只有2万多,每年的收费款项减少了近千万元。而收费年限也从原来的25年变更为20年。

更为尴尬的是,变更后的这条公路资产,如今已经属于红河州人民政府,公路管理主体变成了红河州交通运输局,弥泸公路公司只是受红河州人民政府的委托,对该路进行管理和养护。收费站所收的款项,须全部上缴财政,而收费站及公司的工作经费、公路养护费等费用,只能从所收费款项中提出30%,70%则作为还贷专项资金。

弥泸公司经理吴冬洪给记者算了一笔账:30%的工作经费每个月约有30万,除去80名收费员、管理人员的工资约16万,剩下14万还要支付房租、水电、办公经费等,哪里还有钱来养护公路啊!

而如今,公路已到了要养护的年限,如果不及时处置,今后的投入会越来越大,但要处置,又从哪里拿钱呢?

这时,一个更为艰难和尴尬的局面出现了。今年初,交通运输部透露国家将逐步取消二级公路收费,让收费站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境地。

遗留问题 企业债务谁来偿还 现有职工何去何从

随着二级公路取消收费时限的临近,今年3月,省审计局对弥泸师公路的财务状况进行了审计,认定了自2011年6月30日以前,弥泸师公路的债务为4.2亿元。可是吴冬洪说:债务锁定了,那么6月30日以后形成的债务由谁埋单呢?收费减半后,70%的收费款根本不够还银行的利息。而银行贷款,原来是以弥泸师公司的名义贷的。

吴冬洪说,建设期间的债务主要是材料款、民工工资等,原来由公司收费的时候,债权人还有个盼头,今后不收费了,如今债权人是走马灯一样地到公司讨债。而原来招收录用的收费员,原本还划算着可以干上25年,取消收费后,这些人又如何安置呢?

由审计部门锁定的这些建设债务,有传言说60%由中央财政承担,省级财政和红河州级财政分别承担20%。但是,这些钱何时能还给公司呢?又是怎样还呢?还多少呢?如果一次性能还上一半,那公司还可以用这笔钱来自行安置人员,或者搞其他的项目来养活自己。如果是一次只还那么一点点而且还要拖上很多年,那么弥泸公司和母公司路桥二公司都可能被这笔债务拖垮、拖死。

而更让所有人担心的是,运行了5年的这条BOT公路,已经到了中修保养期限,有的路段甚至快到了大修的年限了,如果不及时投入资金进行维护,后果则是十分堪忧。

版权所有© 四川省交通厅公路水运质监网 | 备案: 蜀ICP备11014971号-1 | www.sczjz.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